癫狂之月
远古遗迹


混元初开,天地未分之际,初生的世界就迎来了一个诡异的伴星——一颗如同水晶般透明的星球,被后人称为“癫狂之月”。这颗看上去很小的星球蕴含着狂暴的光芒力量--目睹这力量的人让人感觉似乎是亲眼见证了神的交战,它发出的光芒如此之强,以至于白昼时候的阳光也要逊色三分。而癫狂之月并非一颗安分稳定的星球。与其说他是一个星球,不如说是一个囚牢。里面囚禁着俩个争斗了千万年的远古智慧,创世者厌倦了他这俩个子民无休止的争斗,于是降下天罚,把这俩个远 古智慧关押在一个异能水晶所制成的球体内,让他们永世争斗,永世坠落。这个不详的囚笼在空间中漂浮了无数个世纪,最后,被我们这个可怜的世界的引力所捕获。

在癫狂之月的照耀下,原始的社会文明时代更迭,而无数的哲人和智者也毕生注视着这一奇怪的星体,用自己的想象力和悠闲地认知能力来解释这一现象。而在同时,天体间的轨道应力和潮汐力带来的裂隙,也让癫狂之月的“囚犯”们开始密谋逃离,一开始那些裂隙还只是细微的,然而随着里面的力量不停的冲撞,裂隙开始蔓延,从最细微的裂痕,演变成了成千上万道庞大的沟壑,并不时因为里面的能量而发出妖艳的红光。

终于,在被称为“殇月之夜”的晚上,癫狂之月分崩离析。绝大多数形体碎片散入空间中,燃烧殆尽。然而,还是有一些碎片降落在地上,有的熔化了,有的虽然破碎了,但是包流量最初的晶体状。碎片安静的在地上躺着。岁月变迁,终于,大地从灭顶之灾中缓慢的恢复,而这次史前大灾难的幸存者们也逐渐的生息繁衍,传承文明。到后来,癫狂之月已经逐渐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而殇月之夜,也成为了一个传说。

陨落的远古物质碎片在落地以后,逐渐恢复了其最原始的本源力量:天辉和夜魇。由于纯净的力量无比强大,两种碎片释放出的能量也是独特且巨大的。而那些在碎片周围定居的人们则逐渐的开始吸取这俩种力量,先是为己所用,可是到了后来,他们已经离不开这种天赐之力了。更为讽刺的是,他们在碎片四周修了神龛,并 称其为“远古遗迹”,作为神灵,时代敬畏和膜拜。

不过事实上,不管是天辉还是夜魇的远古遗迹,都给周围的居民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动力、魔法、庇护。甚至是让他们复活。然而遗迹散发出的能量也彻底的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在天辉遗迹周围,一切都是明亮和多彩的,散发着光辉和魅力。而在夜魇遗迹周围,由于其邪恶的能量辐射,周围的环境都渗透着毒素和腐烂气息。俩种力量分属俩个极端,他们既完美的互补,又彻底的相悖,他们间的矛盾永远不可调和。

随着两个遗迹文明的发展,他们终于开始了争斗。遗迹之间的能量冲突是战争的导火索,因为一方出现,另一方的遗迹能量就会相应的頽落。只有彻底摧毁掉一个遗迹,另一个的力量才会完全的恢复。因此,被遗迹能量所奴役的生物们。开始了无休止的战斗,保卫自己的遗迹,摧毁对方的遗迹。各个位面的英雄们也听到了这一战争的呼唤,不远千里加入其中,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两个阵营的目的和手段,其实别无二致。 从被创世者放逐以来,俩个远古遗迹能量都耐心的等待着重起战争,无休止的战争。毫无疑问,随着大路上的英雄们陆续的加入到两方阵营,一场旷世之战即将开始。

西索斯
编年史


几天以前,一则谣言传到高钟镇,两只奇特的野兽坠落在堆砌谷物的土地边缘。人们众说纷纭,有的说它们死于疾病,有的说死于他人的剑下,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两条深蓝色的,早已死去的龙。

我立即从我父亲的要塞出发,整整走了三天三夜,最后在一个农户的谷地里,找到了它们布满鳞片的尸体。两头龙浑身都已烧焦。一头体型较大,另一头较小,这两条龙就那么躺在它们丧命的地方,尸体周围还有许多脚印,这脚印大到可以容纳一个成年基恩人,看样子这脚印的主人是比眼前的龙体形态还要巨大的野兽。我躺在脚印里面,想象着它那庞大的身形。正如古老的故事中所说的,这确实是一头巨龙,有的人说它们现在还生活在南方的荒原上。这些脚印一直延伸到这块土地的边缘,显然它在那里飞上了天。于是我得出了结论,这两条年轻的龙并不是死于刀剑或者疾病,而是被它们的同类所杀。

我找到农户,表示愿意出钱买下龙的尸体,他看在我父亲的份上,并要求我买下后立刻把尸体拖走,就这样,那两头龙中比较小的被我所买下。这个家伙还没发育完全,所以我能将其拴在我可靠的斑驴身后,花了几个小时将其拖回了我父亲的领地内。对尸体做了几天的肢解以及一整晚的去皮,整个骨架终于能摆在大厅中,让我来好好研究一番。

这里我根据自己的观察仔细地画出了每一块骨头的形状,并标明了其大小。

翅膀的结构不禁让人惊叹。肩部的构造也非常奇特。这些骨骼虽然非常结实,但重量却比我想象的要轻很多。这些骨头更像是鸟类的骨头,而不属于这种长着利齿的庞然大物。

不过最出人意料的发现还是在内脏中找到的一款老式盾牌的残骸。这一款盾牌是由特殊的金属铸成,而上面的徽记属于一个古老的组织,如今几乎没人见过这个徽记——一个龙纹,还有乌索瑞安神圣骑士团的印章。让我对当年的持盾骑士致以哀悼。


召唤之海

召唤之海.png

不知从何处驶来战舰

没有生者敢于召唤

英勇的航行直刺寒冬

不惧暴风或是哭嚎

在南方的冰与风中他们千锤百炼

英勇的船员们并没有确切的航线

在冰山与浮冰间

甲板上的人们隐约看见了陆地

在极北之岸上他们看见

寒冰之触隐没了巨大的怪物

从古老的回响中听到海战

以及被拴住的侏儒的冻齿

在黑暗笼罩的海岸建立了基地

他们在纷乱中挖掘

收获堆积如山
同时也挖到了可怖的陷阱

日复一日他们缓缓前行

浮现在他们脑海里的竟是血染的海岸

他们挖掘的路线到了怪物尸体的心脏处

在潮湿的深渊与黑暗中

宝玉绿色的幽光浮现

这宝玉化作与发现者相配的大小

船员们欢呼,古老的歌声歌颂预言实现

带着宝玉回到甲板

船员们屏住了呼吸

原来他们一直被往日的幽灵包围

幽灵船随死者浮现

他们避开了生者目光

是活人的血吸引了他们

船员们认识到是宝玉提供了真实的视野

他们在恐惧中扬帆

尽管幽灵们没打算伤害他们

但是惊恐的船员已起航

将真视宝石带向广阔的外海

会引发深渊触手麦尔朗恩的怒火

经历了一天半的航行

船员们以为全身而退

此时海上的长影惊醒了他们

是麦尔朗恩的仆人前来吞噬

他们匆忙迎着微风前进

四次日落后他们终于在海湾甩掉了灾难

直到脚下甲板爆裂

他们运气到头了

巨兽一直在船下等待伏击

救生船上装满了人和战利品

他们放下了锚链

重重地砸在海怪身上

然而海怪爬上甲板使之倾斜

同时狂怒的触手也从海中升起

在苍白的恐惧中他们放下了三艘小船

深渊触手咆哮着卷起大船

树干般粗的触手扭曲挤压

木制的船体开了个大洞

半艘船已沉没,麦尔朗恩咆哮道

宝石还在移动,靠要靠近海岸了!

海怪奋力追赶

追上了三艘小船的第一艘

溺水的船员沉入大海

海怪发现他的目标不在其中

第二艘小船奋力划动

海怪又一次袭来,宝石亦不在上面

而第三艘小船已靠岸

深渊触手如此惊恐以至于狂怒

灾难再次降临

沙滩上卷起巨浪

海怪将他的敌人拖回海里

被拖走的人深知自己命运而奋力哭喊

却无人回应

一些坚定的船员们相信他们马上就到家了

尽管其他人死在了刽子手之下

作为宝玉和麦尔朗恩的猎人

这恶魔不要任何回报继续行动

来到岸上杀戮并破坏

远离了深渊触手和他的仆人

远离了溺水者的亡魂

远离了麦尔朗恩的触手

宝玉静静地沉睡

等待着回归海洋的怀抱

</p>

击杀之赏

<p> 古代亡者的恩赐之章,他被世人揭开面纱是因为首次发现了大量的石堂城废墟,这些废墟让大家去鉴别多年来大家所遗忘的事情,这些被密封在历史背后的秘密,知道学者们详细的研究,才发现他们的意义。这些破旧的羊皮纸上所写的是用最后一击争夺军事资源的历史传统。现在所有的现有的属于各个国王的土地都是争夺的资源,</p>

以下条令译自:
《皇室宣言》

石唐城摄政王鄂西克有令。 从今往后石堂城驻军人员必须遵守以下规定:

  1. 石堂城军人只有在战斗中将敌人击杀方才领取军饷,若没有将敌人击杀则不可获得军饷。
  2. 战斗过程中各个分队必须各自自行统计所得的军饷,并统筹管理,解决军备购买和保养等费用支出。
  3. 队伍中若发生争斗,双方可进行决斗,决斗获胜一方获得另一方所有军饷。
  4. 若决斗中过程中出现人员伤亡,另一方必须赔偿给...

</font>

轮 回
至 日


<p>在一年最漫长的夜晚中,亡灵并不会长眠。几百年来,基顿山里博学的神学家一直在山上的要塞里研究天上的万物,就这样一代又一代过去,他们不断地追寻天神的脚步,抄录下他们在天堂之书里的安排。正是他们发现了世界之轮由多个活动部件组成——犹如节奏奇特,尺寸非常的大钟。正是他们记录下每个季节分别有多少个黎明。正是他们计算出哪天的夜晚最为漫长。</p>

<p>也正是他们发现了巨轮之中存在伟大的轮回——周期性的时日变换,每逢至日,不论夏至冬至,位面间的屏障消退,天空中绿色的极光耀眼异常,亡灵从他们的坟冢中复苏。也正是他们将其毁灭。</p>

<p>现在对于他们的研究我们只拥有之言片语。巨大的天堂之书已经在历史长河中失落,不过部分段落的抄本残片还能偶尔在古老的庙宇废墟中被人发现,有些则是在摇摇欲坠的图书馆里学者的著作中偶尔提及。这些残片是窥探一个失落文明的最后机会。</p>

冥魂之夜



纪元最长的一夜

<p> 年轻的王子奥斯塔里昂被推上王座完全是因为他的皇室宗亲接二连三的暴毙。他们所患的疾病能快速置人于死地,尸体也会马上溃烂,王子其实也患上了,几乎丧命。但是王朝的法师采取了绝望的做法——将他交给了一个仪式,可以把身上所有脆弱的血肉剔去,让他转化成只有活骨的生物。年轻的大帝自洗礼后再现,确信自己已经为抗了死神的意愿,而他再也不会向他屈服。</p> <p>出于对血肉之躯极端的不信任,奥斯塔里昂开始将父母留给他的东西进行改造,做到永世不灭。他的王国里每块石头都被大小相同的白骨所替换。骷髅王的大军将邻国逐一碾压,随着他国土的扩张,他收集的皑皑白骨也在增长。最终他统治的这片土地变成遍地白骨——而他又开始向往别的东西。</p>

<p>由于完全不相信血肉,他也不会愿意他的骨头被血肉包裹,最终他决定去追求冥魂之力,这事一种纯粹的幽灵形态,由暗黑的灵魂在死亡时所散发,通常会被其他恶鬼幽魂所占据,这样他们才获得在大帝上行走所需的实体形态。吸收冥魂精华后他的身体将会慢慢开始产生变化,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躯体能够配得上辉煌永恒的自己。</p>

<p>询问了就过他一命的古代法师后,骷髅王掌握了一个罕有的机会——对抗蛮横之徒的古代先贤们所预言的夜晚,大多数情况下这是自然中无法预知的轮回——一个叫做“冥魂之夜“的至日,那天晚上亡灵们将大肆崛起,她们的灵魂只要应对得当即可全数俘获收割,保证下一个仪式的顺利进行,但凡他能把亡灵大军的冥魂之力尽数收集,他就能再度复生——成为永恒的大帝,不过这次统领的是冥魂。</p>


摘自白骨法师阿佐索斯的亲笔日记。他曾负责奥斯塔里昂的身体健康,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也是我不能不俯首称臣的大帝手下最年长的大臣。大帝非常乐意领导国民诅咒自己,因为是他亲自把所谓的骷髅王放在白骨王座上。

7cee0730e924b89942c388a86c061d95087bf6fe.jpg.png

5.0
1人评价
avatar